0%

托更随笔#7

害——
花生坐在火车里,望着电脑,敲着键盘——
果然只有坐在火车里才有码字的动力啊——

——以上皆为花生蓄意托更的借口。

因疫情影响,被“驱赶”回家的花生,在母亲的絮叨中,经过了整整8个月,
8个月,寒假伊始的喜悦早已被消磨殆尽,取而代之的是混乱的作息和生活的迷茫,
因此才丧失了更新博客的动力。

前段时间将博客的Hexo版本更新到了5.0.0,
兴奋地急速将自己的服务器端更新后,才发现更新内容中半篇都是与文章中的代码相关,
而我从来没有在博客中编写过代码…
因此,我决定,今后如果有机会提高博客速度和篇幅的话,花生会将自己的代码学习之路放在博客中,
让我,和我的朋友们,监督我自己。

这次的博文要讲些什么呢…
有了!
以前的博文中提到过花生的人生片段,
这次就讲讲,花生的前二十年。

桜庭花生(是化名!身份证上的名字肯定不会是桜庭花生!),男,2000年6月30日生于山东省青岛市市南区青岛大学医学附属医院,
母亲一同生下的还有一个男婴,因晚生3分钟而经历长达20年的dd生涯(不是
姥姥(外婆)闻讯从百公里外的农村老家赶来照顾母亲,因青岛市区的男方父母对“农村人”抱有偏见而不愿守着母亲的病床。
怀孕十月,月子三月,母亲放弃了在集市上卖鸡蛋糊口的生意,在孕期结束后寻找新工作。
在母亲的口吻中,起先她在废品回收站做佣工,身体逐渐康复后,因好心人相助做起了流动售货店。
说是流动售货,其实也只是在用铁皮做的,几尺见方的小车中,放着桶面和零食,抱着我们一边推车一边售卖。
父亲则是在外打拼事业。因拒绝成为工人,因此他开起了音像店,开起了服装店,开起了台球馆。
同时,父亲和这个家的联系也越来越少,资助也越来越少。
几年后,母亲找到了一个小区的楼梯间,租下并做起了小卖部。
为节省成本,小卖部中的货品要一早去批发市场的进货商进货,用金属拖车将货品带回店中售卖。
也是这个小卖部陪伴了花生的六年小学时光。
父亲则去和朋友开办了一家劳务公司,自给自足,和家的联系也愈发减少。
小学六年在现在的我看来只是转瞬而过的时间。生来居住在城市的农村孩子,接触着城市的广阔资源,却不知如何利用,只是想着“按照学校和父母的安排做就好”便度过了六年,母亲则在我和弟弟年少无知的时候给予了最大慰藉。
为养家糊口,她扫过厕所,为社区打工,去建材市场做过帮工,还办理了低保,支撑我们健康成长。

2012年,升入初中。
母亲在之前朋友建议的体检中检测出良性子宫瘤并顺利手术,家庭经济情况也大有改观,在2013年从40平方的旧房子搬到80平方的新房子,并在2019年将新房子的欠款全部还清。
而花生,拥有了属于我自己的第一台电脑。
6岁时,花生和父亲的朋友第一次前往网吧,
记忆中,网吧有两排相对摆放的CRT显示器,
两边的人在互相CS1.6联机Iceworld(CS经典地图),打的不可开交。
日后,我在父亲的劳务公司中逐渐接触了电脑和电脑游戏,在2012年拥有了属于自己的第一台笔记本电脑。

母亲因伤病初愈,选择放弃收入高但劳累的小卖部,转向清闲但收入低的第三方机票售卖网点工作,靠清闲的工作和外快贴补家用。
而花生,则在迷茫和两人每天争夺的电脑游戏中继续度过了初中三年(不过好像咱对FPS的专一就是这样养成的
父亲在外有情人的留言越来越多。

2015年,升入高中。
封闭式管理,但花生依旧带着手机。
第一部手机是2013年父亲买的小米2,由于当年的花生专注于“不懂有什么作用”的学习和电脑,因此对于当年的花生,小米2除游戏和刷机外几乎没有其他用途。

高中更换了Galaxy S6(No Edge),在封闭的管理中,急需交流和慰藉的花生,下载了初中同学推荐的Bilibili和校用QQ,浏览信息流,添加粉丝群,认识了大家。

后来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
普通地生活到现在,普通的生活下去。
父亲和母亲离婚,有了新的伴侣,但我们兄弟和父亲的关系不会断。
母亲没有丈夫,但她有两位成人的孩子,她的后半生有人陪伴。
花生的朋友,即便大部分在手机上,每天陪伴着花生,同样令人安心。
上个月初,花生度过了属于自己和弟弟的20岁生日,母亲如往常一样,请一如既往吵嚷的朋友到家里做客。
母亲和朋友谈天,脸上满溢笑容,
而花生收到了朋友为花生画的生日贺图,
“一切都好,一切真好。”桜庭花生这样想道。
1

今日推荐:《重启咲良田(サクラダリセッ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