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周记随笔#2

2019/2/10 00:00 周六(周日?) 北京-青岛
发出了鸽子的声音――

没有按照约定周更随笔的花生事屑――

咳咳咳…言归正传
自从上次随笔后,家中的事情便一个接着一个。从小年的准备工作,到和父母之间因旅游计划而起的不明争执,再到年前的年货采集…
如同往常一般度过了平凡的一年,朴素却又不失丰盛的年夜饭,伴随着家人的欢声笑语。
去年底开始突然有了询问父母往事的兴趣,逐渐了解到父母是如何,真正意义上的“通过自己的双手”将我们抚养长大的故事。
母亲从偏僻的市郊独自前往市区打拼,从做扫帚,到卖鸡蛋,到小推车零售货物,再到楼梯间的小卖部,直到现在售卖机票的故事。
从泰安逃向青岛的落败家庭的父亲从橡胶厂的搬运工,到夜班出租车司机,到售衣店、音像店的艰辛创业,直到现在创业成功的故事。
还有母亲因贫穷而放弃学业,父亲因橡胶厂而落下的职业病,再到两人青涩期的相识和亲戚朋友的相遇相知…
不同于小说中硬笔刻画的角色一般,在幼时、抑或更早的时候发生过的一切在花生的眼中是如此真实,如此触动。
因学历过低而终究只得做一些小本生意,没有勇气,没有经验面对快速发展的城市中的一切的母亲,却用双手,用自己作为女性的力气,一点一点打拼出了我们的人生。
还记得几年前的子宫肌瘤,过度劳累落下的病根,着实让我们吃了一惊。
母亲住进医院,姥姥特地从百公里外的家中赶来照料,我们则在一旁不知所措。
“电视中听说,见到过的‘瘤’听说会死掉的话,妈妈也会成为那样嘛”当时这样想的我们,说来好笑,其实完全不懂“良性肿瘤”的含义(年少无知的沙雕花生(笑
如预料一般的顺利出院,不过也因身体原因而选择了相对轻松许多的售卖机票的个人工作,则一直做到现在。
啊…说到这次前往北京的意义也是要陪从未出过远门的母亲一同体验出行的快感来着(
初一下午早早回到家,收拾好背包和衣服,匆匆忙忙前往火车站,坐上了当天最后一班前往北京的动车(因为是跨夜所以还可以省下一天旅馆费(是机智的花生((
坐到座位,拿出笔电,准备开始更新鸽掉的博客,(当时是真的有想着要更新博客的来着(真的!

电脑的电源落在家里了!

草 (中 日 双 语
旅游的四天…那种电脑就在枕边却要忍住不能玩的痛苦…中关村过年放假…
一切的一切…都是为了现在!
为了你们!为了博客!
为了圣战!为了地球!(不

旅游的经历感觉并没有什么可以描述的…因为是自购游所以会很懒散,但是每天过的都非常开心…的一笔带过好了?
不过北京的物价是真的…
虽然能够明白全聚德本身就是那种为旅游而存在的店铺,但5人一餐花了948元…
(心在滴血

还有一件事,
虽然已经半夜0:44,大脑极度疲惫难以思考的时候,依旧要记得补充在博客里的一件事。
对雨音说一句对不起,
当天的我将一直以来对雨音的个人评价不加斟酌就表达出来,而且因怒气中烧还发表了许多不实的言论,
在这里,花生向雨音诚挚的表示抱歉。
不过,花生也在希望雨音能够用一种更加友好, 更加亲切的方式进行社会交流,并且尝试着理解我们看待事物的方式,以尽量减少不必要的争执。
当然,以上也仅仅是花生个人的片面之见,而且,作为仅在网络上相识的朋友,花生的观点并没有让雨音采纳的理由。
不过,花生是自私的。
花生认识雨音,并接受雨音的各种请求,与以上的各种观点,源自于花生对雨音的尊敬,对比花生厉害得多的“大佬”的尊敬,因此在相互信任的前提下,也希望能够在自己力所能及的方面给予帮助。
花生的私心存在于想要让别人接受花生自己的所谓“做人之道”的方式,但花生保证,这类“私心”,绝不会作恶。
因此,在这里,无论雨音是否在意花生前几天的行为,或任何人对以上咱自己看来都会觉得中二的言论有感受或看法的话…
…刚刚脑中编写好的文稿突然忘得一干二净
…1:05
是时候要去睡觉了…
总之,花生在这里郑重的对雨音说一声对不起,并且请求雨音接受来自花生的原谅。
(这么私人的事情写在这里说不定第二天看到就会删去来着
嗯…不知道要写些什么了
火车已经进入山东境内,花生也是时候去睡觉了。
因为相差130元所以选择了更便宜的二等座的花生是人间之鉴(赞赏
睡了睡了
Life is like a mirror, Dont break it.